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运动 > 正文

其中包括徐浩峰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管理员 时间:2020-10-19

很难用一个身份标签去界定徐浩峰,作家、导演、编剧、动作指导……但无论哪种标签,其实都与“武术”逃脱不了干系。他的纪实文学《逝去的武林》,通过采访了他二姥爷李仲轩来口述七十余年的武林故事;他将自己武侠电影定位为“武行电影”,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认为武术没有套路回事,自成一个世界;参与编剧的武侠片《一代宗师》拿下金像奖最佳编剧;作为动作指导凭借《师父》又摘得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甚至作为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师,至今电影学院还流传着他从五楼飞跃而下,毫发未损的传说。


新京报专访徐浩峰,听他追溯了自己的经历:从小时候拿父亲的采访本临摹电视剧《陈真》《霍元甲》的小人书,到在中央美院附中读书时期,给同学充当原版无中文字幕《教父2》的电影解说员,再到给二姥爷李仲轩整理口述武行历史,最后蛰伏14年终于完成电影处女作《倭寇的踪迹》……且倾听徐浩峰内心的武侠世界。>>>徐浩峰写新小说《白色游泳衣》,灵感来自《老炮儿》丨专访


其中包括徐浩峰

徐浩峰  摄影 新京报 郭延冰


【年少初衷】

考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是为了好找工作


徐浩峰从小就喜欢画画,曾梦想当一个连环画画家。那个年代的小孩都爱看小人书,《陈真》《霍元甲》等很多影视作品都被做成截图的小人书,但印刷质量非常差。徐浩峰的父亲年轻时做记者,家里遗留下来好多年轻时候的采访本,徐浩峰就拿父亲的采访本临摹小人书。画画是徐浩峰从小发自天性的一个爱好。


后来上初中的时候,很多家庭不想让孩子上大学,因为怕耽误四年时间,最后毕业可能也找不到工作,所以当时北京涌现出很多职业高中,等于放弃上大学的机会,上完高中就直接工作。


其中包括徐浩峰

当年的《霍元甲》连环画。


很多小孩就想学美术上职业高中。每到寒暑假,北京大街上经常看到背绿色画夹子的学生,成为当时的一道风景线。徐浩峰也加入了背画夹子大军,想考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当时拿着中央美院附中的文凭,毕业后可以直接参加工作,去各个区的文化馆做美术编辑、宣传干事之类的,当时的文化馆和现在还不一样,文艺思想比较尖锐前沿,是文艺青年人聚集的地方。徐浩峰觉得,能分到这里工作也不错。


不过,在上美术班的时候,徐浩峰有些不适应。当时国内的美术班复制了苏联美术学院的技法,而苏联又是复制的法兰西美术院的训练方法,从几何形体开始练习,强调立体感、明暗面,但徐浩峰从小画连环画基本还是线描的方式,要去学一个新的画法,就有点掰不过来。


在中央美术学院附中一年级时,画炉子、簸箕等静物,徐浩峰还是不自觉地用连环画的那种画法。老师就过来敲他的画板,“哥们,你这样可不行啊”。但对徐浩峰来说,这是不自觉的。


在中央美院附中读了四年之后,徐浩峰发现风气又变了。因为最初考上美院附中的时候,很有紧张感,觉得赶不上茬儿,就会被社会淘汰,这辈子没有饭碗。但读完四年之后,徐浩峰却发现,好像不用这么紧张,可以再从容一些,觉得再上个大学多学点东西还是好的。于是,他放弃了直接工作的机会,又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


【学校轶事】

凭直觉“忽悠”翻译《教父2》字幕


中央美院附中的氛围对青年时代徐浩峰的影响很大。当时的老师差不多都大学刚毕业,非常有锐气,会带给学生很多先进的思想。作为学美术的小孩,徐浩峰大概在二年级的时候,就对于知识开始有意识地回避,尽量不去看书。因为如果把自己当作一个职业画家,就不要受书的影响,而是直观地寻找自己的感受,这样才能画画。那时候有一个共识——知识是对绘画的一种伤害。所以,徐浩峰度过了一段基本放弃书籍,完全靠眼睛认识世界的一个阶段。


为了绘画,徐浩峰刻意回避了很多东西,包括窦唯、皇后乐队、杰克逊等给同龄人打上青春烙印的流行文化,都没烙上他。


徐浩峰说,当时也有趣事,就是看电影。他所谓的看电影,(治疗胃炎的简单的偏方),其实是看电影剧照,因为那时很多电影其实看不到,但很多电影杂志上会放好多照片,介绍很多片子。徐浩峰属于以照片来看电影的一代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阳光健康网 www.sunfp.com 联系QQ:981571422 邮箱:981571422@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阳光健康网. Power by 阳光健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