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医学 > 正文

开讲丨王贻芳:中国学生为啥不爱坐第一排?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管理员 时间:2021-01-04

在不少学生眼中,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主导重大项目、从事尖端研究.....是不少人眼中的偶像。

不过,在和青年人的多次交流中,王院士的回答往往简答而犀利。快看看下文中,他都有哪些精彩言论吧!

2016年4月2日,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院士做客中央电视台青年电视公开课《开讲啦》。节目现场,有青年问:“你能告诉我中微子有什么用吗?” 王贻芳说:“不能”;还有人问:“物理除了用分数羞辱我,还有什么用呢?” 王贻芳说:“没用。”

开讲丨王贻芳:中国学生为啥不爱坐第一排?

      王贻芳在“开讲啦”现场(“开讲啦”节目组专供图)


事实上,为了这项看上去“没用”的工作——发现中微子振荡第三种模式,王贻芳和他主导的大亚湾实验团队一直在“抢”着做事情。中微子项目立项前,他们跟美国人“抢”项目的主导权;土建安装中,他们跟法国人“抢”先完成的时间;探测过程中,他们跟日本人、美国人、法国人“抢”观测的精准度。

“抢”着做的结果是,在这场激烈的竞争中,王贻芳团队成了最早发现“中微子振荡第三种模式”的赢家。2016年3月22日晚上,这位中国科学院大学本科生科学家班主任,迈出自己的办公室,向南300米,走进国科大玉泉路校区礼堂,与500多名本科生分享了“中微子振荡背后的故事”,并鼓励青年学生要跟时间赛跑,掌握学习的主动权,要不惧国际竞争,敢当世界第一。

开讲丨王贻芳:中国学生为啥不爱坐第一排?


王贻芳在国科大讲座现场

外国人凭什么要等你?

大亚湾中微子实验,是在王贻芳的带领下,中国主导、中美两国合作的项目,2003年提出设计方案,2007年动工修建实验室,同时期,美国、法国、日本、韩国的多个实验室也在开展同一个课题的研究。

“国际上到底认可谁的数据?就看谁测得快,测得准!”王贻芳说。2012年3月8日,他在北京宣布: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发现了一种新的中微子振荡,并测量到其振荡几率。同年,美国《科学》杂志将其评选为当年十大科技进展。“整个过程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相比世界上其他同类实验来说,我们投入的时间和资金都比别人少得多。”

大亚湾实验动工前,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法国会最先完成实验室建设,也最有可能先探测到中微子。但王贻芳迅速作出判断,“我们的精确度比法国高3倍,探测到的可能性就比法国大3倍,这件事儿值得做。”事实证明,王贻芳的预判是正确的。

开讲丨王贻芳:中国学生为啥不爱坐第一排?


大亚湾中微子实验项目地上外景(来源:limiao.net)

2012年3月8日前不久,日本、法国、美国的三个实验室确实相继测量出了大气中微子振荡角 sin22θ13,但它们的置信度都不高,只能算“迹象”,不能算发现。王贻芳团队测得sin22θ13 = 0.092,置信度高达 5.2 个标准偏差,是非常精准地探测到中微子振荡,并且他们真正探测到中微子振荡只用了55天时间。

这样激烈的竞争,王贻芳在学生时代就经历过。大学毕业时,(胃不适会引起胸闷吗),他被丁肇中先生选中赴欧参加L3组的实验长达11年。在那里,王贻芳展露了他的物理天赋:一年发表3篇论文,并出任“新粒子寻找组”组长。在所有物理分析小组组长中,只有他还是一名学生。

出色成绩的背后,是国际实验室里400多人的无情竞争。“没有人管你,很多工作,都是你想到了,别人也想到了,大家就各做各的。谁做得快,最后结果就用谁的,做得慢就是白做。”王贻芳至今清楚地记得,那段日子,他几乎每天早上9:00到实验室,晚上12:00左右离开,周六不休息,周日有时出去半天。他说,“一个星期差不多要工作90个小时,花进去时间是必要条件——我不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

开讲丨王贻芳:中国学生为啥不爱坐第一排?


王贻芳在“开讲啦”现场(“开讲啦”节目组专供图)

回国后,王贻芳自己也带研究生,他发现国内的竞争环境远远不够。同一个课题,如果一个学生做得比较快,其他做得慢的学生就会找他说等一等,最后大家一起发论文,名字都要放进去。王贻芳说,“我们真应该学学外国的残酷竞争,我们的学生也是要走向国际的,你让外国人等你,根本就不可能。”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阳光健康网 www.sunfp.com 联系QQ:981571422 邮箱:981571422@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阳光健康网. Power by 阳光健康

Top